一对“基友”,两种拯救

        从宗教的角度看,《风暴》的重点是救赎。刘德华和林家栋两个主角,谁不是罪人?两条线路相反相合,谁不需要救赎?
    开场,林家栋出狱,唐强出狱,同一个起点,二人各向东西。
    林家栋这条线,坏人想要变成好人。可惜已经太晚。只能以死亡完成救赎。
    唐强引出的刘德华这条线,好人,因为种种原因,变成坏人。
    林家栋这条线,简单、光明、封闭,所以是次要的。这也难怪,他毕竟不如华仔帅嘛。

“人都是一半好,一半坏”——疑犯陶成邦用来调侃警官吕明哲的一句话,像咒语一样应验了《风暴》中的大多数角色,视正义为信仰的警员吕明哲,玩弄重案组于股掌之上的曹楠,骁勇残暴的啪哥,为生活舍命的卧底,杀到眼红誓要一个不留的警察,好人做不到心无杂念,坏人也没可能一恶到底,归根结底,还是逃不出老港片的命题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刘德华这条线,复杂、黑暗,却是开放的。
    刘德华这个角色的黑暗,是为了“正义”的目的不择手段(记为“甲种黑暗”)。这个“正义”,叫做“杀坏人”,所以他下手陷害胡军在先,中环之战杀降于后。于是,没有犯罪证据的,有了;不会被死刑的,死了。
    瞄准林家栋的一枪,如果从陷害胡军的角度说,必须。但是,在坏人好人的二分法之中,林毕竟已经是好人了。所以,这一枪终究没有响。同样的例子是那个小混混,为了陷害胡军,刘德华愿意出大价钱,甚至甘愿被其侮辱,却没有灭口——小混混还算不上坏人,所以是好人,所以不能杀。
    刘德华的二分法太僵硬,他心中的“甲种黑暗”值得商榷,但是,他毕竟有底线,他不会杀“好人”(记为“乙种黑暗”,其反面是“乙种光明”)。或者说,在模糊的中间地带,乙种光明战胜了甲种黑暗。
    谁不是罪人?可是,救赎林家栋,容易。救赎刘德华,难。二分法、“甲种黑暗”,真的不对吗?再义正、再辞严,说服交火中的警察,或者,目睹女儿惨死的父亲,我觉得,可能性太小太小。
    这不是理论问题,这是信仰问题。
    死去的唐强、死去的小女孩,愿他们安息。在电影所展现的主的光明中,他们必能安息。广而言之,确实,只有引入超越性的力量,一切苦难才可能有意义。

理论上,好与坏是对立的,可是现实中,好与坏总是模糊的、暧昧的甚至是自由转变的。港片的警与匪总是以一对“好基友”的身份出现,当年《龙虎风云》是卧底与匪徒的一场生死相依,用义气来颠覆规则,《无间道》是卧底因为身份迷失产生了幻觉,镜像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《风暴》也是两个核心人物,刘德华饰演的重案组警官吕明哲,林家栋饰演的劫匪成员陶成邦。坏警察和假卧底,一个要保卫城市的安全,一个是挽回自己的人生。
 
当吕明哲以法律为武器不能解决罪犯,就要变成坏警察以小恶制大恶,一番刮骨疗毒的虐心之后不仅无伤大雅,还产生了一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使命感;陶成邦,一个匪徒即便可以长久的逍遥法外,也绝对没办法让灵魂上岸,只想悬岸勒马做一回好人,他的精神救赎看似只是形式主义的胜利,却有着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本质差别,也是暴力犯罪题材作品通过检验的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罪人、救赎的线索完成了。这个电影保证有4分了。
    宏大的场景,熟悉的面孔、亲切的街市、热闹的战火,凌厉的搏斗,加分。
    情节的漏洞、反派的虚弱、演员的技术,减分。尤其是中环之战,吕良伟手下的劫匪,演出了视死如归的一幕,偏离主题。本片中,反派确实需要强化、立体化,但是,随意把“义气”处理成视死如归,反而画蛇添足。倒是杀死吕良伟那哥们儿,怕死,可信。
    
    再加上1分,达到5分,为了封闭和开放的张驰有度。
    林家栋和那个小混混,在“应该”死去的时候,死去了。胡军虽是被陷害,但“罪有应得”。这3个情节,顺应了大多数观众(毕竟是商业片嘛)和广某总局,安全的封闭。
    最后的刘德华,入狱,与开场的出狱,完成一个循环。然而,这个循环是开放的。
    自首?不可能。因为没有证据显示,刘德华放弃了心中的“甲种黑暗”。那就是被调查喽?对。那又怎样?对于一个始终坚信自身的正义、又刚刚消灭悍匪的警察,调查当然只是浮云。——当然啦,有的朋友硬是认为刘德华是自首滴。咱们各持己见吧。
    影片结束,答案未知。这条“无间道”,刘德华应该会继续走下去,胸怀着“甲种黑暗”,为了“正义”的事业。
    所以,就像我们早就知道的,救赎永远不会停止。

影片一开场便是光明与黑暗同步运转,这边,陶成邦和姜皓文饰演的卧底同时出狱,监狱的大墙外艳阳高照,陶成邦等来了姚晨饰演的女友,姜皓文游走一番后也见到了女儿;那边,曹楠率领的匪帮让吕明哲无从下手,几经交手,只能丢盔卸甲,直到干女儿死于非命才下决心打破法律的条条框框,用犯罪的方式来惩罚罪犯,捍卫香港的安全,陶成邦则因为要与女友结婚,必须脱胎换骨,重新做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